甜酒_OneCup

贝克街221号的秘密 续写 (俞渔小涵)

贝克街221号的秘密——落英缤纷的季节

番外

又是雨天,说实话,她并不喜欢下雨天,特别是他不在的时候。可是,谁叫她又再次回到了充满回忆的伦敦了呢。刚下飞机的时候,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第一时间,就来到这个她所有爱恨的起源。

小涵一个人去了之前薇拉还在的时候,x.y.z.记者团走过的每一个地点。当然还有如今已经尘封在人们脑海里的贝克街221号。再一次坐上剑桥的平底船,风景还是一样,可如今的心境却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经过叹息桥的时候,小涵突然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好像瞬间明白了叹息桥的真正意义。小涵也去了大英博物馆,看到了还留着那年伤痕的罗赛塔之石。到达格林尼治天文台的时候,晴朗的天空突然下起雨来。不知为何,小涵却不想打伞。硕大的雨点打在自己的身上,仿佛在告诉着大家——几年前的一天,三个充满朝气的少年,曾在这里经历过一场生死冒险......雨还在下着,小涵站在雨中,努力的抬着头,不让自己的眼泪轻易的滑落。渐渐的,人们都已散去,头发和衣服早已湿透,身体澈骨的冰冷,内心却不曾有一丝躲雨的念头。远处,不经意走过的一个男孩,突然站定,仿佛是在确认着什么。等男孩看清,便朝雨中的女孩跑来。
"Xiao Han ,is you?"
女孩听见了,回过头去,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
"Long time no see, Daniel."

经过一场大雨的湿润,伦敦好像又变的温和起来,而小涵,则来到了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在诗人角站定,却不知从何说起。

"谢隆,终究是该谢谢你,给了我们一个无论是喜是悲都惊心动魄的青春。"

经过的游客们都有些奇怪的看着一个女孩一脸怀念的对着诗人角轻轻说了一句他们谁听不懂的话。

终于,来到了这次旅行的最终站————Vera Zimmer,那个用一颗勇敢的心来面对人生的女孩的......墓碑。
看到薇拉墓碑上的署名时,小涵再也坚强不起来。
"薇拉,你说过的。人生只要好,不要长。所以你选择了和我们一起冒险,所以选择了一场奋不顾身的青春。可是,薇拉,我后悔了。我宁愿你不要和我们一起冒险,你不要丢下我好不好,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啊......求你了,薇拉,你回来好不好。薇拉,你走了以后我一直告诉自己要坚强,可是我错了,我做不到......你永远都比我坚强,所以你要站在我身边鼓励我的啊......我们约...约定好了的......你怎么...怎么就提前...失约了呢。"小涵哭的泣不成声。
"还有啊,薇拉...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秘密,就是我喜欢着俞渔......可是,俞渔喜欢你啊,我一直都知道...我以为,只要我一直陪伴着他,可以让他释怀伦敦,释怀曾经发生过的一切......可是我坚持不下去了...因为我意识到即便是我,都永远无法释怀你的离开......薇拉,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好不好,你一定有办法的...告诉我好不好......薇拉,你会回来的对不对...告诉我你会的,薇拉......"小涵坐在墓碑的旁边,想着薇拉还能,还能回来继续和她一起生活,而不是阴阳两隔......经过这么久的压力,小涵觉得一提起薇拉就心痛的不能自已,竟有了轻生的念头。薇拉喜欢外面的世界,所以薇拉的家人把他的墓碑建在了一座山上,靠着悬崖,预示着她的勇敢。
小涵脱下鞋,一步一步的向悬崖走去,薇拉,等我哦。
在闭上眼的一瞬间,她仿佛看到薇拉对着她摇头,提醒着她要坚强,要勇敢。可是,已经太晚了......
可是在下一瞬间,突然有两股力量把小涵拉了回来。是俞渔和丹尼尔。
当天丹尼尔见过小涵后,觉得她已经不是当初的小涵了,小涵眼睛里的那一股浓浓的悲伤,让他无法忽视。便打电话向俞渔问问情况,这才知道小涵没有告诉任何人就只身来到伦敦。而得到消息的俞渔立马坐飞机赶到这里,当然,也听到了小涵说的那一番话,才猛然后悔自己怎么没有发现——一直安慰着他的小涵,也同样不能释怀。紧接着,他们就看到了想要轻生的小涵,不禁奔了过去。
"幸亏还来得及。"这是俞渔当时心里唯一的念头。
小涵在剧烈的摇晃下睁开眼睛,却看到两个她怎么也想不到会出现在这里的人。
"你们,怎么在这......"
"小涵你疯了吗,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俞渔一想到就后怕,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他不想再经历一遍了,好不容易看清的内心,差一点就......语气不禁带着愤怒。
"我,没疯......你们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和薇拉待着。"
"小涵,你真的没事吗。不用忍着的。"丹尼尔说道
"我真的没事了,你们回去等我吧。"小涵的语气不容拒绝。

俞渔听到后,拉着丹尼尔走远了。
"嘿,俞渔,你疯了吗,小涵情绪那么不稳定,你还敢走。"
"我们呆在那里,她情绪会更不稳定。你先回去吧,我在这守着,一有情况就通知你来帮忙。"
"好吧,那也只能这样。"

俞渔就那样站在远处,默默的看着小涵。远处的女孩慢慢的跪坐下来,静静地看着女孩面前的墓碑,一动不动。伦敦总是不近人情的,有着工业革命的他,向来冷酷无情。总喜欢在人最难受的时候,火上加油。就仿佛雾都伦敦从没让人失望一样。天空再次下起了倾盆大雨,远处的女孩却不为所动。俞渔终于看不下去了,他不允许小涵这样伤害自己,冲进雨里。
"小涵,走吧,去避雨!"
"......"
见到小涵这样,俞渔猛的抱起小涵,往远处的房屋走去。

在小屋温暖的壁炉旁边,俞渔心疼的看着眼前被大雨淋透的小涵。
"心里难受就哭知道吗,不要老是折磨自己的身体。"
因为被寒冷围绕的小涵,不禁蜷缩起身体,而当她听到俞渔温柔的嗓音,终于忍不住了。
"俞渔,我...我忘不掉薇拉,我好想她。你一定也很想她吧,永远的失去自己喜欢的人......我能理解的。"
"小涵,你真的不知道吗。"俞渔看着眼前的小涵,觉得自己应该要和她说清楚了,原来自己的沉默已经伤害到她了
"知道,知道什么?"小涵并不明白俞渔在说什么。
"有时候一个人的陪伴才是最值得珍惜的。"俞渔认真的看着小涵的眼睛。
"而我,已经懂得了这个道理,所以,你明白吗。"
"我......"小涵慢慢低下头,她还是觉得,俞渔只是在安慰自己。
突然,头被人轻柔的抬起,眼睛在接收到光的刺激的那一瞬间,却只看到了瞬间被放大的一张脸,和...唇上温暖的触感。只过了一会,俞渔便放开了她。
"现在呢,你明白了吗。"
"......嗯......"小涵轻轻的回答道。
温暖的火炉静静的燃烧着,反射出那一年险些燃起的伦敦,三个背影重叠在一起的样子。

远处的墓碑前,一个英俊的少年,带着怀念的表情,轻轻的说出一段话——
" Vera (薇拉),I missed you so much."


评论

热度(2)